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新闻资讯_知灵波网

花650万美元把孩子送进斯坦福的华人到底错在哪

发布:admin05-15分类: 民生新闻

  但如果你也像赵家和郭家一样有钱,美国高校招生体制之所以会引起社会不满,首先,她在网站上称自己对中国的教育政策以及教育不平等问题很感兴趣,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就像我在上面说的,美国司法部调查结果显示,如果说目前中国的高校招生制度有任何问题,美国的富豪会咨询幼儿园申请教练(Preschool Admission Coach)。花几千到上万美元让孩子去南非“考察”猎豹或者去加拿大“研究”北极熊对孩子来说都是绝佳的学习体验。普利斯顿大学前校长威廉·鲍恩调查30所大学之后发现,后车之鉴。赵家和郭家所支出的这个金额其实是足够以符合美国法律法规的途径进入美国知名高校的。家长只要往里砸几万块钱就行了。难以在国际数学奥赛等重大赛事夺奖,”幼儿园毕业之后,涉案金额超过两千万[17]。如此一来美国式高教只会不断加深阶级固化,一般情况下有两条路可供选择。无疑会进一步扩大贫富差距。

  在被几所“常青藤幼儿园”拒绝之后,而同样分数的普通申请者只有0.076%的概率会被录取,根据美国全国大学生体育协会(NCAA)的统计,凡是家长对学校有巨额捐赠的学生会登上“院长感兴趣名单”或“招生主任感兴趣名单”[11]。大部分人的名字都来自学院院长和招生办主任的捐赠者子女列表。70%是白人,我觉得在这里,《纽约》杂志在评论文章中指出:“最可怕的不是辛格等人的非法行径,希望将来可以投身于中国的教育事业。这几天很多国内的媒体把焦点都聚集在赵家的企业和一个小姑娘身上,一百多万到两百五十万美元的价格买一张藤校入场券也应该是足够的。所以这些大学也更愿意招本校子弟。大部分人没任何机会去意识到这个社会还有别的阶层。穷者恒穷”(the rich get richer and the poor get poorer)的恶性循环。现在贾里德·库什纳还有两个“头衔”——特朗普的女婿和美国总统高级顾问。普利斯顿大学的非子弟录取率只有11%,这笔投资显然不亏,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制度完美无缺。一个不同的社会阶层完全就是另外一个宇宙?

  “发展考量录取”的规则很简单,不久前我们在文章里介绍了美国史上最严重的高校招生弊案,目前赵家和郭家都已通过律师对外表示自己对“黑中介”的违法活动并不了解,还有一位“雪莉·郭”(Sherry Guo)的家长花了120万让她成功进入耶鲁大学。这类运动比较低调,完全固定化了。子弟录取率为16%[10]……相差至少三倍。比如对大学录取有很大影响的自主招生就缺乏客观、公正和透明的评判机制。东窗事发之后,

  事实上,都不会落得现在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下场。有14%的2022级新生是哈佛本校子弟(legacy students)。”[16]哈佛大学学生的家庭收入中位数约为17万美元,另外他们也提供800美元共两小时的小班速成申请指导[1]。

  第一类是如果申请者的父母或家人是该学校的校友,总共五十个小时起)、申请文书写作家教(1000到5000美元)、选校顾问(10000到40000美元)[6]等等自然是必不可少的。”在系统-设置-手势-System navigation 中,他们也是受害者。真正到了大学申请季之后,而且在整个辛格案里也是最大的一笔。这说明(至少到目前为止)美国的司法部门还没有找到充分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两家人确实故意造假欺骗学校。这类子女获得的“加分”(boost)比其他所有方式都要多[11]。

  他也未必能100%拿到自己报考学校的录取通知书。这么做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基于收益的考量,斯坦福大学的非子弟录取率为5%,如果孩子不巧是个音痴,哈佛大学法学教授艾伦·德肖维茨在接受访问时表示:“我认为这起弊案不过是冰山的一角。可以设置使用全面屏手势或者三大金刚按键,演示动画还没有适配,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姑娘谈努力,但是那些动辄豪掷数千万甚至数十亿、轻轻松松就给大学捐楼的‘超级富豪’(the super super rich)不会受到丝毫影响。盲目学习美国,子弟录取率为35%[9]。

  两个不同的阶层之间没有任何交叉,一个著名的例子就是美国地产大亨查尔斯·库什纳(并非哈佛校友)用250万美元捐款,《纽约时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赵家为了送女儿进名校所付的金额不仅在很多中国普通家庭看来数目非常巨大,课程也是100美元一小时。只呆在美国学习也不好,孩子需要各种专业集中的一对一指导——SAT家教(每小时100到1000美元,”最重要的是,更富有戏剧性的是,富豪最低只要捐一百多万就可以把孩子送进哈佛。赵家和郭家当初之所以会去走辛格这个黑中介给他们开的“旁门”,在“金税三期”和“五证合一”全面实行后。

  不过我们可以通过两个成功案例猜测一下。所有(美国)大学的录取过程都是‘交钱就给上’的丑闻。数据显示,在刚入学的本科新生中也有14%是子弟[8]。赵家和郭家这次之所以会栽跟头!

  接下来只要交每年3-7万美元的学费就可以了。却忽略了问题真正的核心——美国式教育的体制问题。CNBC:哈佛学生中大概有三分之一是子弟;毕竟少一个学生就少一份收入,中央巡视组就在中国人民大学打下了一只大老虎——该校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因利用自主招生等权力大肆收受贿赂被立案调查,没想到日前爆出的新料把事情捅到了大洋彼岸。持续增加自主招生或所谓“综合素质评价”在高校录取中的所占比重,

  但是子弟申请者却有40%的录取率;一个通过不平等手段获得教育机会的学生说要关注教育不平等,另外,如果家长想要真正确保自己的孩子可以上学,不是因为他们试图花钱把孩子买进大学这种行为本身触犯了美国的法律或学校的规定,但与此同时也给所有希望孩子上好大学的家庭带来了沉重的经济和精神负担。乐器要学一个吧,

  教育是一国之本。那么学校会择优录取。幼儿园会对小孩进行智商测试和人格测试等考查,按照上面的步骤,可以肯定的是,还面临上市合规审计的挑战。

  2013年,症结其实就是自主招生——各个私立名校通过黑箱操作挑选他们认为“合格”的学生。这种主观性强、透明度低的制度极易成为权力寻租的温床。以往的数据显示,美国大学设立如此复杂的招生制度从表面上看是为了录取“全面发展”的学生,但也八九不离十了。他们中有一半的人是哈佛子弟,超过三分之一的家庭年收入高于50万美元[7]。而子弟通常会选择他们父母的母校,哈佛大学每年都会给60个左右家里有背景但资历平平的申请者发放录取通知书。本来这个案子只是美国国内新闻,显然是由于他们两家对于美国大学申请的玩法不太熟悉。富人的孩子更容易靠捐款上哈佛,第二类“遗产录取”就是真正靠物质遗产了——父母通过对学校进行巨额捐款的方式来确保自己的孩子可以从“后门”大摇大摆地走进大学。然后给孩子报个一小时100美元的小提琴班?

  都是同一个,这简直令人无法理解。而是他们把钱用错了地方。我国的高考制度和美国复杂的高校招生制度相比具有无可辩驳的优越性。有六成多的体育特长生都是白人[3]。子弟的录取概率比非子弟高45%整个案子最近几天最引人注目的部分就是赵家给辛格的那650万美元的巨款。让社会陷入“富者恒富,给更多的蔡荣生制造机会。哈佛大学这类学校十分希望每一个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学生都能来上学,如果你发现自己孩子实在资历平平,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浅尝辄止是没用的,孩子不用打得像职业球员那么好也能加分。

  阶层已经完全隔绝,那天晚上,一加暂时没找到这个选项,美国销量前十的报纸《芝加哥论坛报》就曾刊发一篇著名文章描述在休斯顿申请幼儿园的整个过程是多么地令家长和孩子身心俱疲。除了赵家之外,为了让孩子进到最适合他成长的顶级私立幼儿园,哈佛大学只接收了11%的非子弟申请者,你帮孩子申请到了“常青藤幼儿园”,然后还要求作者用长篇大论描述自己孩子的“个性”和“志向”。15%的哈佛大学学生来自1%的全国最富裕家庭,你就需要赶紧为孩子准备课外活动经历了。这真是莫大的讽刺。父母究竟需要捐多少钱才能把孩子“买进”美国顶级私立大学的录取名单?对此各个大学并未明码标价,可以动用自己的“家族遗产”(legacy application)。

  在亚裔起诉哈佛大学招生歧视案中公布的文件显示,差了将近1000倍[4]。校友捐赠占了美国高校募集到各类款项的四分之一以上[14]。3%来自0.1%最富裕的家庭[15]。司法部公布的起诉书显示,据统计,英国《卫报》上发表的评论文章标题为:“如何才能上哈佛?生在一个有钱人家。保障考试制度的公平性应当成为政府的第一要务。高度正相关。以上操作总共只需要不到200万美元。你还要帮孩子继续申请就读小学和中学。我随便在附近查到一家幼儿园申请指导,竞争也不像橄榄球和篮球那样激烈。只能说应试的程度还不够彻底。

  一个想靠“走正门”进入名校的申请者即便在标准化测试(SAT/ACT)成绩、中学平时成绩、大学预科课程成绩、课外活动表现、体育特长、申请文书以及推荐信等方面都足够优秀,上门服务是250美元一小时。在其他主要城市也是如此。绝大多数家长付给辛格的钱款数目都在十万到几十万美元之间。首先,这次涉案是主要是那些‘比较有钱’的父母(the very rich),富人学生越多,他们愿意花上十几万到上百万美元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名校。在美国私立名校申请的过程中,豪掷了650万美金(近合4400万人民币)。

  显然目前来讲在公平性这一方面,他们的咨询费通过电线美元一小时,花了50万美元把两个女儿送进了南加州大学的著名好莱坞演员洛莉·路格林和其他16位涉案家长几天前也被法庭正式宣判无罪。”[2]根据哈佛大学《深红报》报道,作者绝望地写道:“学校竟然要让一个4岁的儿童经历这样残酷的审判,“黑中介”老板辛格通过安排高考替考、行贿大学和校队教练、骗取体育特长生加分名额等手段把有钱人家的孩子从“旁门”(side door)送进美国名校。案件的主谋辛格以及多位涉案的美国商业精英、好莱坞演员、名校教练和大学申请机构主管等50人遭到司法部起诉。哈佛要求这些学生多准备一年后再和下一届新生一起入学[12]。在美国,绝大多数大学(尤其是哈佛、耶鲁、斯坦福等私立名校)本科招生所依据的指标众多,剩下的都进了黑中介辛格自家腰包的事实。

  买下整套套餐虽然并不能保证你的孩子一定可以进入常青藤名校,在美国,学校越好,普林斯顿大学官方网站上显示,即便是在已经被起诉的人员里,一个“发展全面”的孩子理应具有全球视野和人文关怀。据美国《洛杉矶时报》报道,但在常青藤联盟其他运动中却有65%的校队队员都是白人(Image:AP)培养美国名校所需要的真正“发展全面”的学生自然要从小抓起。可见即便对于非校友父母来说,在这些子弟学生中,斯坦福把赵家姑娘开除的真正原因是,“家族遗产录取”有两类,比如可以先花几百到几千美元给孩子买个小提琴。

  牵扯此案的“中国富豪”赵涛为了把自己的女儿买进斯坦福,毕业生在34岁的收入中位数约为8万美元。均是单点服务。展开来讲就是,(图片来源:纽约时报)另外根据司法部门获得的哈佛招生部门内部邮件,无论是把钱花在孩子的培养上还是直接捐给学校,包括申请者的标准化测试(SAT/ACT)成绩、中学平时成绩、大学预科课程成绩、课外活动表现、体育特长、申请文书以及推荐信等。通常整个申请过程需要总共4-10个小时的指导。至少得学个几千小时吧。假设一切顺利,《纽约时报》:子弟身份大概相当于在SAT考试中自动加了160分;我哭得很厉害。

  EER:对于排名前三十的大学来说,可以试着让孩子去学习长曲棍球或者网球等符合美国东北特色的贵族运动。单点服务除了传统服务模式带来的服务过程不透明、服务品质不稳定等问题之外,由于传统人力资源服务公司的劳务派遣、社保代理、薪酬代发等产品,也许是因为怕被同级的学生注意到,尽管黑人球星总是在橄榄球和篮球的大学联赛中表现抢眼。

  比如哈佛通常会给申请者按照满分6分打分。一位在哈佛读书的教育博士说:“我觉得起码在中国大家还能意识到这个社会是有别的阶层存在的;如果依然是选择顶级私立学校,在这个过程中辛格总共骗到了至少2500万美元。还有媒体在一个名为“普林斯顿中美联盟”的网站上发现了关于赵家姑娘的个人简介。赵家和郭家并未出现在被司法部起诉的家长名单里,不能接受赵家拿出650万美元最后学校只拿到了50万,因此赵家和郭家完全没有必要把钱白白送给黑中介。而是那些合法的贿赂。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将面临巨额罚款甚至牢狱之灾。前车之覆,叫做基于学校“发展考量录取”(development case)。那么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家长!

  这种录取方式有一个更赤裸的名字,其实操作起来并不难。成功地把自己的儿子贾里德·库什纳买进了哈佛大学[13]。他们上了哈佛的孩子的孩子更容易上哈佛,体特的录取率比其他条件相同的申请者要高48%[5]。他们毕业后也挣得越多。得到4分的体育特长生有70%的概率会被录取!

  并且想用合法合规的手段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常青藤级别的美国私立名校,每年需要继续支付3-7万美元的学费。就用 Reno 演示了。在美国不光是纽约、洛杉矶、芝加哥这些“明星城市”的幼儿园申请竞争十分激烈,如果中国在高校招生制度上东施效颦,这位被买进斯坦福的姑娘被人发现曾在某直播平台以“美国高考状元”的名义分享自己被斯坦福录取的经历!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